当前位置:首页 > 运动养生 > 瑜伽有氧

瑜伽 关于疾病的源起

百分养生网 发布时间:2019-09-17 16:07 浏览:22 次

  在每时代都会出现医学理论来解答「疾病的原因何」个问题,它只是被后来的理论证明为错误或是不完全罢了它们在「特别的疾病的起因」和「生物体无法适应」间游移不定。有时这两个观念彼此平行发展。在科学发展以的时代,疾病的起因被认为是因为违反了社会和道德的规范而造成鬼和邪灵附身所致。

  这就产生了巫术,魔法和驱邪做为疾病治疗的方法。在科学的医学里,鬼和邪灵被外在有害的因素如细菌和泸过性病毒等所取代,由于它们进到身体而导致了疾病。

  这细菌理论是由法国位精明干练的临床医生皮尔,布雷托内(Pierre-Fedele Bretonneau)所提出,他认为每种特殊的疾病都是由于「一个包含疾病分泌物的毒性有机体(有毒生物)」所致。此有机体是会传染的。细菌理论被医学巨擘如巴斯德(Louis Pasteur)和科赫(Robert Koch)重新加强并奠立坚实的基础。

  然而对于某些疾病的原因无法证明或鉴定是由细菌所造成。所以细菌理论就延伸到对一些可能造成疾病的特别原因的探索上。这种探索导致疾病的分类是基于特别原因如营养,遗传,丹尼斯·米兰妮生物化学,新陈代谢,退化,肿瘤等等而定。疾病本身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并且医生和病患彼此都发现如此将方便来找出疾病的原因。

  与上述平行的疾病的概念是源于科学发展之前,和科学时代的印度,中国与希腊罗马的文化中,他们认为由于各种不同的原因,使身体无法适应而产生了疾病。

  根据这种的观念,疾病是一种状态而非一种存在。这些文化认为生命是一个健康和整体的,古希腊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对此有很好的诠释:「健康是一个人各种不同的情绪作用(控制人类所有活动的四种情绪作用)和环境与生活的方式彼此和谐平衡的展现。」因此疾病完全是由于环境和生活的方式而定。

  然而,不论对希波克拉底是如何的拥护,现代医学都偏向支持特别病因学的理论。这是由于笛卡尔的自然进化论所致。笛卡尔把人类的身体贬抑到如机械般的模型,从而将心灵除掉。如此将复杂的人类生物机制简单化,助长了科学家把身体化为小更小的片断和更简单的功能。

  结果使人变为分子的状态,从研究一个人变成对分子的研究。一九六五年灵纳,都博斯(Rene Dubos)写道:「许的研究者他们从人往下探究到分子,然而也有少的人他们运用分子的知识,尝试最困难的工作来处理实际生命中的问题。」

  近几十年来,有更多的人想要以分子的反应来阐释人类的所有现象,包括身,心的疾病。然而也有愈来愈多的人知晓简化法有其局限。「疾病是无数分别的力量同时侵犯到整个生物体,然后开始许多相互反应的作用」。现在欣赏这种理论的人亦日有增加,灵纳都博斯如是说,钟摆现在又摆向有利于宿主反应,包括了身体的体质,生活的形态和心理上的要素,这些会削弱生物体一般的适应性。

  上述两种特定的病源与多种病源的综合理论于焉开始。然而在有突破性和结论之前,医学研究者需要多加重新思考和反思。尤其在关于造成疾病之心理因素和生活形态的角色上,更应如此。在人类尚未能对身体整体性的失调做适当的解释之前,必须先消除由笛卡尔哲学的方法所造成的伤害。

  现在一个崭新的健康和疾病的模式已经发展出来,尤是基于从瑜伽师雪莉,沙卡生先各个不同的演讲的讯息中得来的,这个模式主要的特色是在身体,心智和能量三种波流彼此间的调适而来。如同其它的东西,人的身体和心灵也放射波流。保持身体和心智波流的平行,对生命的存续是很重要的。

  只要能维持身,心平行的波流,能量的波流就能维持它们正常的功能。失去平行会削弱生命的能量而导致生病和死亡。因此,在这模式里,健康就是这三种根本要素间相互作用的结果。如先前所述身体和心智的波流是源自认知的法则,而生命的能量是源自于宇宙运作的法则。

  身体和心智间波流的平行不断的遭受内,外在影响的挑战。外在的影响主要是环境的,它包括了生活的形态,食物,水,空气,微生物,电磁波,气候的状况,微生命,,,等等。内在的影响包括了因果业力,人格,个性和遗传的要素。因此在各种不同的因素间交互作用,决定了我们身心的平行和健康的状态。此种平行状态愈佳,则生命力在维持健康状态上就愈有效。

  生命能量是十种附属的能量波流(Vayus)的总称。它分为两个部份,每个部份各有五种的附属能量波流。其中一组是维系内在生理的功能,另外一组则是帮助执行身体外在的活动。内在的生命能量执行一般和局部的功能。

  血液和淋巴的循环以及神经讯号的传导是一般性的功能,它遍及身体组织的每一个部份,它们是由称为遍行气(Vyana)的生命能量来执行。

  这个能量的减量会导致血压,淋巴循环和神经系统的失调。位在脐部和颈部之间的心脏,肺脏,肝脏,肾脏,脾脏和胰脏以及胃与肠的上部系统,如果它们任何一个受到疾病的感染,其它的随之亦会受到影响,这就说明了它们生理上的功能是彼此协调配合的。称为上行气(Prana)的生命能量负积此种统合的工作。

  同样的,肠子,膀胱和性的功能是由称为下行气(Apana)的生命能量来负责调整作用。因为身体上半部和下半部的功能并非彼此独立,一种位于脐部称为中行气(Samana)的平衡能量来负责调整上行气和下行气两种生命能量的功能。第五种内在的能量位在颈部作为控制声带的功能。

  在健康的状态,内在的生命能量和他们的功能已有很清楚解释。为了要维持健康,它们必须维持彼此个别的特性。生病时,这种的特性就逐渐的消失,它们融为合成的波动,在全身乱窜找寻出口。

  当它们离开身体,心灵无法系住身体,死亡就发生了。在生病的过程中,一种或多种这种的生命能量受到影响。在病情严重时,声量减少和脐部呼吸加剧是上行气和下行气衰弱的象征,结果导致丧失中行气的生命能量。

  生命能量不断的由我们所摄取的食物,水和空气来补充,饮食失调和空气污染都会使生命能量变弱,导致相当的生理上的改变。生命能量可以由生活形态的改变,素食的饮食和瑜伽的锻炼而加强和保持它的平衡,然而维持这些生命能量个别的特性之更重要的要素是维系身体和心智波流间的平行。

  当身体的觉知占优势时,生命能量就衰弱,恶化的过程就加速了。灵性的觉知加强了生命力,并减低疾病的发生。境的要素主要是影响身体的波动,而因果业力,人格,丹尼斯·米兰妮个性和遗传要素主要是影响心智的波动。

本文地址:https://www.bfysw.cn/yundong/251310.html